欧盟向意道歉:承诺拿出大笔资金援助意在内受灾国家


公交车禁止前门上车,以减少司机与乘客之间的接触。受访者供图

“以我为例,疫情严重之后,我每次出门都会戴口罩。”小莫说,目前,德国大多数出门戴口罩的,一般是亚洲人,而其他国家的人,戴口罩的少之又少。

达姆斯塔特工业大学学校餐厅目前处于封闭状态。受访者供图

中国驻德国大使吴恳3月30日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,德国极低的病死率主要有两方面原因:一方面,德国的核酸检测能力在不断提升,目前每周可以检测30-50万份,接下来将提高到每天20万份。检测人群不断扩大,就可以早发现、早隔离,切断感染链。另一方面,“德国的重症监护病床数量还是有保障的”,除了医治本国重症患者外,近日还接收了一些法国和意大利的重症患者到德国救治。“可以说,德国的医疗系统目前尚有一定承载能力。”

谈到这次抗疫举措中东西方的最大不同,无疑是要不要戴口罩。

新京报讯 据德国《每日镜报》实时统计数据,截至北京时间4月1日12时,德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71817例,较前一天新增4933例;累计死亡775例,较前一天新增130例,累计康复16100人。

“以我个人为例,虽然我现在学分已经修得差不多了,本来原计划是明年初毕业,今年现在这个时间去申请实习。但因为疫情影响,实习计划可能比较难完成了。”

“若疫情持续到六七月,我无法如愿毕业”

“医疗体系不崩溃,我不会回国”

作为一名中国在德留学生,小莫目前还“坚守”在德国的达姆施塔特。从去年12月底开始关注国内疫情,到如今的欧洲新冠肺炎疫情大暴发,小莫向新京报记者讲述了4个月来,他在德国的所见所闻、所思所想。